首页 理财正文

春秋时代的韦小宝-风流霸主晋文公

wangchaowh 理财 2021-02-24 21:30:01 88 0



  问大家一个问题,古往今来 ,历史上桃花运最旺呢?征来的不算,要别人送上门的才算哦 。

  唐僧,错!韦小宝 ,错!他们都是被夸大了的文学形象,不算真实的历史人物。

  那是谁呢,历史上真有这么一个人吗?

  还是让我来揭开谜底吧 ,那就是春秋时鼎鼎大名的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

  

  有的时候 ,历史人物比小说中的人物还要精彩一万倍 。

  比如说我们的晋文公,他简直就是风流版的唐僧,尊贵版的韦小宝,成功版的刘备。

  怎么 ,不相信?那我只好从头讲起了。慢慢来,晋文公的一生精彩纷呈,有趣的让你没法想象 。

  

  

  

  (一)内乱

  

  为了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们先从晋文公的名字和家族说起 。

  

  晋文公,名叫重耳。很多人都以为他叫zhong’er,其实真正的发音应该是chong’er才对 ,准确地讲应该是“重瞳”,因为重耳的两个眼睛很大,而且每个眼睛居然有两个瞳孔 ,是个相貌出众的大眼儿帅哥,这也是他招那么多美女喜欢的原因之一。

  

  重耳的老爸是列国中以铁血著称的晋献公,献公继位之初 ,晋国的内政并不稳固 ,于是他用了大夫士蒍(音尾)的计策离间了他的政敌桓 、庄之族的内部,使他们自相残杀,最终献公竟把群公子统统杀死 ,从此大权独揽,之后他又起兵灭了耿(在今山西运城地区河津市)、霍(在今山西临汾地区霍州市)、魏(在今山西运城地区芮城县)三个小国,并把耿 、魏赐给臣下赵夙和毕万(此事伏下了后来三家分晋的根苗) 。紧接着他又向虞国(今山西平陆县北)假道伐虢(音guó) ,吞灭了虢国(今河南三门峡市),然后回兵顺势又灭了虞国,当此时 ,晋国始强,西有河西,与秦接境 ,北边翟,东到河内,将今山西省的大部地区尽收国土 ,成为了春秋中期时除楚国之外地盘最大的国家 ,为重耳后来成为春秋五霸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介绍完了重耳的老爸,我再来介绍重耳的其他家人:跟大多数雄才大略的君主一样,晋献公的性功能也强的出奇 ,老婆儿子一大堆:他先是娶了贾国国君的女儿贾君做夫人,没有儿子;接着笑纳了他的庶母齐姜为妻,生了一男一女:女的叫做伯姬 ,嫁给秦穆公做夫人,男的叫做申生,立为太子。这还没完 ,他又在戎国(白狄之族)娶了一对姐妹花狐姬和小戎子,她们分别生了一个儿子,叫做重耳与夷吾 。这样还没完 ,后来献公又攻打骊戎(今陕西临潼附近,乃秦国附庸),又抢来了骊戎之君的宝贝女儿骊姬连同她的妹妹来做压寨夫人(又是一对姐妹花 ,真羡慕啊)。献公所有的这些大老婆小老婆中 ,骊姬长的最漂亮,因此很为献公所宠,被立为夫人。骊姬生个儿子 ,叫做奚齐,她的妹妹生个儿子,叫做卓子 。

  

  怎么样 ,大家是不是都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给绕糊涂了呢,其实一句话,重耳的这个家族 ,又大又复杂,而且一个个都是些争权夺利的家伙,所以献公一死 ,晋国就乱了。

  

  跟很多国家一样,晋国内乱的开始,就是因为一个女人 ,一个美若天仙却心如蛇蝎的可怕女人——献公最宠爱的美女骊姬。骊姬美眉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承君位 ,因此整天在晋献公面前造谣污蔑,说太子申生想谋杀晋献公,并调戏自己 。晋献公虽然打仗治国很有一套 ,可是耳根子却软得很,枕边风一吹,就受不了了 ,一怒之下,派人去杀申生。申生的外公大夫狐突给申生报讯,叫他快逃。申生却心灰意冷 ,自杀了事 。太子一死,重耳和夷吾知道下一步就要轮到自己,决定趁早逃命 。果然 ,晋献公派人追杀二公子,于是,在公元前655年这一年 ,重耳跑到翟(白狄之族)国 ,夷吾则逃亡到了梁国,让我们记住历史上这个看似普通的一年吧,因为同在这一年里 ,后来让秦国称霸西部的百里奚也因祖国虞国被灭而亡命天涯,这两个改变了整个春秋历史的重要人物,竟然在同一年里遭受了如此类似的命运 ,历史的巧合,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

  

  

  不幸中的大幸,跟着重耳一起逃亡的 ,还有晋国十个十分厉害的牛人:

  

  第一名, 赵衰,字子馀 ,晋国望族,后来三家分晋的赵国始祖,老成持重 ,是重耳的首席谋士 ,重耳以师礼事之。

  第二名,狐偃,戎国人 ,重耳的舅舅,又名舅犯、咎犯,智计过人 ,是重耳的狗头军师,重耳以父礼事之 。

  第三名,魏射姑 ,字季佗,食采于贾,所以又叫贾佗 ,饱读诗书,对重耳忠心不二,重耳长事之。

  第四名 ,先轸 ,食采于原,又叫原轸,军事天才 ,后来著名的城濮之战的指挥者,是重耳最为倚重的军事顾问。

  第五名,魏犨(chōu ,抽),即魏武子,后来三家分晋的魏国始祖 ,勇武过人,是个武林高手,也是重耳的贴身保镖 ,高级打手 。

  第六名,介子推,晋国隐者 ,“割股啖君 ” ,忠义耿直,也是个重耳非常敬重的贤人。

  第七名,颠颉 ,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就是鲁莽了一些,后来因为嫉妒放火烧死了重耳的一个恩人 ,被重耳给杀了。

  第八名,狐毛,狐偃的大哥 ,也是重耳的舅舅,一直担任狐偃的助手工作,也是个不错的参谋人才 。

  第九名 ,胥臣,字白季,知识渊博 ,有经济之才 ,是重耳的文化老师,重耳对其十分看重。

  第十名,壶叔 ,心思细密,是重耳的大管家,负责重耳的饮食起居和后勤工作 ,后来重耳大赏功臣的最后一位,原因很简单,壶叔“以力事我而无补吾缺” ,所以功劳最小。

  

  这十个人有文有武,每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英雄豪杰,可是这些人个个都对重耳忠心耿耿 ,放弃了在晋国的优渥生活跟着落魄的晋文公颠沛流离,亡命天涯,受尽磨难 ,还是紧紧地团结在重耳的周围 ,为什么?除了重耳自幼谦恭下士,交游广阔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当时晋国内乱 ,政治环境太差,简直可以跟解放前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媲美,所以他们才会紧随重耳 ,以争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

  

  手无缚鸡之力的唐僧也只有三个神通广大的徒弟跟着他不远万里去取经,还老是有人不听话;可是重耳却有十大牛人相助,而且这些人还都对他忠心耿耿。所以说 ,重耳可比唐僧牛多了,也幸运多了,我说得没错吧!

  

  

  (二).别离

  

  翟国是重耳母亲的祖国 ,而且少数民族一向好客,所以翟国的君主爽快的收留了重耳一行,不但管吃管住 ,还给管女人:其实重耳逃到翟国那一年 ,已经四十三岁了,可是自己的两个老婆却还留在晋国,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 ,生活太郁闷。刚好这个时候翟君讨伐咎如(赤狄的一支,隗姓,又称“东山皋落氏” ,散居在太行之野)回来,便大方的把抢来的两个异族美女嫁给了他们,把其中的妹妹季隗(音kuí)嫁给重耳 ,生下伯鯈(音tiáo)、叔刘;而把姐姐叔隗嫁给了赵衰,生下了赵盾(注意,这也是个牛逼人物啊 ,我们后面再讲),这是重耳的第一个桃花运,亡命天涯寄人篱下却管吃管住还有美女送 ,这世上没有比这更lucky的事情了 ,重耳在翟国过得还真是爽啊 。

  

  重耳在翟国地位超然,又有独具异族风韵温柔乖巧的美人儿相伴,现在连儿子都生了 ,俨然就要在翟国安下家来,宁静的过完下半辈子了,可是世上不如意十之八九 ,这些其实都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别忘了,怎么说他也是晋国的公子 ,是拥有继承晋国国君身份的人,你想他的那些亲人加政敌会放过他吗?在重耳来到翟国的第十二年,隐藏了许久的危机终于爆发了……

  

  原来重耳和他的弟弟夷吾逃出晋国后 ,过了五年,晋献公就逝世了,权臣中大夫里克杀死了罪魁祸首骊姬和她的倒霉儿子奚齐 ,让人迎接重耳 ,想拥立他做国君 。重耳跟他的谋士团商量来商量去,觉得局势还未明朗,回去后也被里克杀了就糟了 ,稳定起见,还是坚决的辞谢了里克,留在翟国观望。如此 ,里克只好迎接回重耳的弟弟夷吾并拥立了他,这就是晋惠公了。晋惠公夷吾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一回到晋国 ,就诛杀了里克等一干老臣,之后又害怕重耳回国跟他争位,便派了他手下的第一大内高手 ,一个叫履鞮的人(履鞮名披,字伯楚,履鞮是他的官名 ,其实就是一个宫里管鞋的太监)带着勇士潜往翟国刺杀重耳 。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还好这件重要机密被重耳的得力手下狐偃狐毛两兄弟的老爸狐突探知了,便写信来要他们赶快逃跑。

  

  翟国呆不下去了,重耳和他的一干手下只有接着流亡了 ,天下虽大,哪里是他们的容身之地呢?

  

  想来想去,他们决定逃往齐国。重耳与赵衰等人商量说:“自从齐恒称霸后 ,齐国已经变成了东方第一大国,又富庶又强大,是天下贤士最向往的地方 ,而且齐桓公好善,志在霸王,收恤诸侯 。更重要的是 ,齐国的重臣管仲刚死,桓公正想找些贤能的人来辅佐他,我们去一定会大受欢迎的 ,有了齐国这个强援 ,我们就不用再怕夷吾这个鸟人了! ”

  

  赵衰等人对此表示同意,于是大家便分头回家,收拾的收拾 ,辞行的辞行。

  

  此去前途未卜,重耳不想让自己的妻儿跟着自己一起逃亡,只有含泪和妻子季隗告别:“我要走了 ,等我一切都安定下来后,我就会来接你的,你愿意等我吗?”

  

  “会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的。”季隗坚定地说 。

  

  重耳叹了口气,流着眼泪说:“此去祸福未知 ,前途未卜,也不知我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这样吧 ,你等我二十五年 ,如果我还没回来,你就改嫁吧! ”

  

  季隗却笑了,说:“等到二十五年 ,我坟上的柏都长大了。放心吧,我会永远等着你的。 ”

  

  重耳给了季隗一个二十五年的承诺,季隗却给了他一个一生的承诺 ,她决定一心一意的抚养好他们的孩子,坚定而永远的等他回来 。

  

  看到这里,连我都不禁为这个异族女子鼓起掌来了 ,少数民族的女孩子,果然爽朗大方的很,不像我们汉族的姑娘 ,老公走了哭天喊地的。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丈夫就要走了,从此天涯两望,不知何时才能相聚 ,可是季隗却将心中的万般不舍深深的隐藏在心底 ,微笑着淡然面对这一切,表现得比重耳还要坚强,因为她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 ,为了不给重耳压力,她给了重耳一个一生的承诺,这是怎样一种高尚的情操和动人的情怀 ,重耳娶妻如此,真是羡煞了我们后人……

  

  韦小宝有痴情忠心的双儿,重耳有重情重诺的季隗 ,他们都是幸福而幸运的人。

  

  

  (三)拜土

  

  重耳一行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翟国,朝梦想之地齐国进发了 。可是他们的厄运还远远没有结束,走到半路 ,为重耳掌管盘缠行李的内竖头须(内竖,官名,指未成年的侍卫之臣)居然一个人卷款逃跑了(看来年轻人就是吃不了苦啊) ,众人没了盘缠 ,饥困交迫,实在走不下去了,只好借道卫国 ,想在这儿打点秋风,也好接着上路 。

  

  众人一路辛苦终于来到卫国城下的时候,已经风尘仆仆 ,狼狈不堪了,一个个面黄肌瘦活像逃难的灾民一般,守城门的人见他们如此 ,便拦住他们,问他们是哪里来的,赵衰说:“车上坐的是晋国公子重耳 ,要到齐国,请开门借个道儿。”

  

  守关将领本来不相信,可是看到重耳标致性的双瞳眼 ,还是派人飞马快报了卫君 ,卫文公是个势力小人,知道重耳是逃难来的,没有什么好处 ,还要破费,所以吩咐守门的将领将重耳拒之门外,不要放他们进来。

  

  魏犨是个暴脾气 ,他生气地说:“卫毁(卫国国君)如此无礼,公子宜临城责之!”

  赵哀叹息道:“蛟龙失势,比于蚯蚓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们还是咽了这口气吧。 ”

  重耳无奈,只好兜了个大圈儿绕关而行。

  

  卫文公犯了大错误,他实在不应该这么小气 ,为了一点接待费而得罪重耳,后来重耳当了晋君后,讨伐楚国时 ,顺道就把卫国人给灭了 ,所以说做人千万不能太势力太贪小便宜,否则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

  

  

  

  好,咱们书归正题 ,且说重耳一行被卫侯拒之门外,只好忍饥挨饿绕道接着走,眼看已经中午了 ,骄阳似火,仿佛要把原野上的一切都烤焦了似的,就连风 ,都凝成了固体,他们有气无力的挪着步子,没有人说一句话 ,因为他们要节省说话的力气,用来走路。

  

  突然,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 ,因为在前面一大片广袤的庄稼边 ,有一群农夫正蹲在田埂上狼吞虎咽的吃午饭,而这一幕,彻底的摧毁了他们的胃神经。

  

  重耳吞了口口水 ,对狐偃说:“你去跟他们要点吃的来吧,我实在饿的受不了了,人是铁饭是钢 ,一顿不吃饿得慌,我这都好几顿了,再没东西吃就要饿昏了 。”

  

  狐偃觉得自己身为大官 ,却去跟人家讨饭,实在不合体统,可是经不住肚子叫唤 ,只好厚着脸皮走到那群农夫的面前,结结巴巴地说:“我们,我们从是晋国来的……车上坐的那个是我们的主公晋国公子重耳。……我们远道而来 ,粮食吃完了 ,你们,你们能不能分给我们一点儿啊……”

  

  农夫们看了看这群眼里冒着饥饿寒光的贵人,不由乐了 ,好哇,你们这些大官也有今天啊,哼 ,看我们这次怎么捉弄你们,于是装出一幅为难的样子说:“你看我们都是些种田的农夫,吃饱了还要干活呢 ,哪有多余的分给你们吃啊! ”

  

  狐偃说:“不给饭吃,就把碗借给我们用一下好吗?”(这句话我就搞不懂了,莫非狐偃饿糊涂了?没有饭 ,要碗何用!难不成他也要学曹操来个“望碗止饥”?)

  

  农夫说:“倒是怪可怜的,好,那我就行行好吧! ”说着他就捧过一块土坷垃来 ,笑着说;“给你们吃这个!”

  

  众农夫大笑。

  

  农夫们正指着面面相觑的重耳等人笑得前仰后合 ,爆脾气魏犨却一点都不欣赏他们的幽默感,一把夺过土块扔在地上,挥起老拳就要揍人 ,狐偃赶忙拉住魏仇,捡起地上的土块满脸喜色的说:“得饭易,得土难 。土地 ,国之基也。天假手土人以土地授公子,这可是大喜啊!公子应该快快拜受才是。”

  

  看来狐偃真的饿昏头了,明明被这群农夫给调戏了一番 ,却认为这是大喜的兆头,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摇起头来,可惜附近没有精神病院 ,否则非送他去检查一下不可 。

  

  可是我们的重耳却并不缺乏阿Q精神,他居然郑重其事的下车跪在了土块前,大家见状 ,也纷纷跪了下来 ,虔诚的对着那土块膜拜起来 。

  

  农夫们看着这群怪人的怪行为,相视愕然,接着又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真是一群神经病 ,大神经带着一群小神经,逊毙了! ”

  

  重耳当然不是神经病,更加不是饿昏了头 ,怎么说呢,他的这种行为可以算是一种行为艺术,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 ,因为,沙漠里的人需要一滴水,而困境中的人需要一个希望。

  

  而他们的希望 ,就是这一块土坷垃。

  

  你想想看,他们已经几天没吃饭了,身体已经到了可以承受的极限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精神的力量 ,理想 、信念和希望是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唯一动力 。不管这块土坷拉能不能给他们好运,但是他们宁愿说服自己相信这一点,所以 ,一吨饭也许能暂时解决他们的肚子问题,可是这一个土块却能真正给他们力量和希望,这让他们坚信 ,不管经历多少苦难,总有一天他们会回到自己的祖国,成为那片土地的统治者。

  

  

  

  

  (四)割股啖君

  

  精神的力量很强大 ,但是终究不能当饭吃,这一天,大家实在饿得走不动路了 ,只好停下来休息。重耳又饿又困,枕在狐毛的膝盖有气无力的说:“狐毛,我们还有吃的吗?”

  

  狐毛说:“赵衰和介子推已经分头去找吃的了 ,还没回来 ,要不咱们在这等一会儿,这么久还没赶上来,说不定他们已经弄到吃的了 。”

  

  魏犨说:“我看我们还是别指望他们了 ,这么久还没赶上来,这恰恰说明他们一定找到吃的自己先偷偷吃光了,怎么可能会留下来给我们吃…… ”

  

  重耳打断魏犨说:“不可能 ,子馀和子推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他们。 ”

  

  大家又等了许久,还是不见他们两人的踪影 ,心中不免有些动摇了,于是纷纷开始挖野菜煮菜汤来充饥。重耳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喝得下这难吃的野菜汤 ,可是又实在饿得没法,只好皱着眉头捏着鼻子使劲往下灌 。

  

  正在难受,突然介子推回来了 ,他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罐肉汤 ,踉跄着跑过来说:“公子,我弄到肉汤了,快喝一点填饱肚子吧!”

  

  重耳端过来尝了尝 ,发现味道好极了,只是口感有点怪,便奇怪的问:“真好喝啊 ,来,大家也来喝一点。对了,你这是打哪弄的啊 ,没见你打到什么野味啊?”

  

  介子推苦笑说:“这哪里是什么野味啊,这是臣的大腿肉。 ”

  

  大家正在品尝美味,听到这话差点将嘴里的肉吐出来 ,什么,这是子推老兄的肉,我说介子推腿上怎么缠了块布 ,而且刚才走得有些不利索呢 ,原来……

  

  介子推背过身去,满脸凄凉:“对不起,臣没有用 ,没有要来食物,只好用自己身上的肉来给公子充饥 。”

  

  重耳听了这话,感动得几乎掉下泪来:“子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你这让重耳情何以堪啊……”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公子您的年纪也不小了 ,如果饿坏了,咱们的复国大业就全完了,臣的肉虽然又老又粗 ,但是如果能帮助公子恢复体力,那一切就都值得了。公子,就算是为了子推 ,请你把这碗肉汤都喝光吧。 ”介子推捧着那碗肉汤 ,一脸渴望的看着重耳 。

  

  “好,好,我喝……”重耳端起汤碗 ,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滚烫的泪水从他的双瞳中涌了出来,一滴一滴掉落在碗内 ,和汤水混在一起,让这碗肉汤变得格外苦涩 。

  

  众人纷纷转过头去,默默流下泪来。

  

  看到这里 ,也许有人会觉得介子推一定是在作秀,是出奇招来捞取政治本钱,我要告诉这些人 ,你们错了,你们都像魏犨一样在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之腹,你想想看 ,当时的重耳一无军队 ,二无地盘,只有一个空空的公子头衔,复国遥遥无期 ,不仅不能给他们发工资,就连生存最基本的食物都没办法提供给他们,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介子推根本没有必要用自己身上的肉去讨好重耳,更何况,就算后来重耳回国当上了晋文公 ,介子推也没有贪恋权势,而是和自己母亲逃到棉山隐居起来,重耳为了把他找回来 ,放火烧山,最后母子俩人双双被烧死,最后以悲剧收场。所以说 ,介子推的政治觉悟可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以理解的 ,大家还是抬起脸来45度角华丽丽的仰视他吧 。

  

  过了一会儿,赵衰也赶来上来,远远的就大声喊道:“公子 ,我弄到小米粥了!”

  

  大家闻声赶忙迎了上来:“太好了,终于有吃的了。 ”

  

  重耳问:“子馀,你一定也很饿了 ,为何不自己先吃呢?”

  

  赵衰回答说:“臣虽饥,岂敢背君而自食呢?”

  

  狐毛一边狼吞虎咽的喝粥,一面忍不住揶揄魏犨 ,“还好这粥是子馀弄来的,这要是落在你的手里的话,恐怕早被你的肚子给消化干净了。 ”

  

  魏犨不禁老脸一红 ,退到角落里没面子继续喝粥了 。

  

  要我说重耳实在比唐僧幸运多了,《西游记》里每次唐僧派孙悟空和猪八戒去化缘,不是孙猴子跑去闹事 ,就是猪八戒跑去泡妞 ,就算要到了斋饭,好东西的恐怕也先被好吃的猪八戒先给吃光了,命苦啊……

  

  

  

  (五)齐女多情

  

  就这样饱一顿饥一顿 ,重耳一行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历尽千辛万苦 ,终于来到了梦中的天堂——齐都临淄。

  

  临淄作为春秋时代最大最发达的都市,这里人民富庶,百姓安乐 ,不仅是当时流行和时尚的风向标,更是各国百姓向往的天堂,打个比方 ,如果说重耳从前待的晋国和翟国是现在亚洲的印度和非洲的埃塞俄比亚,那么临淄就是现在法国的巴黎或者美国的纽约。这个繁华而浪漫的城市,充斥着生活优渥的小资和环肥燕瘦的美女 ,大街所见 ,到处都是繁华的酒店商铺和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十里洋场,夜夜笙歌 ,颇有几分解放前上海滩的味道 。

  

  我想如果当时媒体够发达的话,临淄一定会被评为“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

  

  乡下人进城的重耳和他的一干手下何曾见过这等场面,一个个都惊呆了 ,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大街上那些身着华服的齐人个个脸上都带着悠闲和骄傲的神色 ,那种从内而外透露出的优越感让他们都有点自惭形秽了。重耳感慨地说道:“真是个美丽的城市啊,什么时候咱们晋国也能发展成这样就好了!”

  

  一路惊叹,一路感慨 ,重耳他们终于来到了齐国的宫殿,见到了传说中的东方霸主——齐桓公 。

  

  齐桓公对于重耳的到来还是十分欢迎的,他表现了一个泱泱大国应有的风范和气度 ,立马大摆宴席为重耳接风。

  

  桓公很开心 ,当初他会盟天下的时候只有晋献公不给他面子没有出席,现在他的儿子居然跑来投靠他了,这极度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他决定要好好的招待一下重耳,让大家看一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列国伯主。

  

  身为主人,身为长辈 ,桓公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表现一下自己对重耳生活的关心,于是酒过三巡后他在席间问道:“一路辛苦了 ,不知公子此行有没有携带家眷呢? ”

  

  重耳苦笑着回答:“我一路逃亡,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怎么敢带家眷呢? ”他这么说着 ,不禁又想起来身在千里之外的季隗和自己的两个儿子,眼眶不觉有些发红 。

  

  桓公是出了名好色的,他听了这话同情的摇了摇头说:“可怜啊 ,想我小白如果一个人睡一晚上 ,就像苦挨了一年一般,你这么多天孤枕难眠,一定难受死了吧 ,这样,寡人给你精心挑选一个绝世美女来伺候你,包你满意!”

  

  齐桓公这么做是深合他的性格的 ,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没有女人就不能活的人,史书记载,齐桓公有三个正夫人 ,六个如夫人,还有很多小妾,至于各种各样的情妇 ,那就更是多得数也数不清了,(《公羊疏》上记载:“晏子春秋云 。案,彼齐景公问于孟子曰:吾先君桓公淫 ,女公子不嫁者九人 ,而得为贤君乎?”),我看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也不过如此吧。桓公这么做 ,叫做推己及人,有妞一起泡,端地是讲义气的紧。

  

  于是 ,齐桓公在齐国的宗女中精心的挑选了一个叫做齐姜的美女送给了重耳,这还不算,他还大方的送了重耳二十辆马车 ,并派专人接待他们,好酒好肉伺候着,不许稍有怠慢 。

  

  二十辆马车!二十辆马车!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八十匹马啊 ,要知道在春秋时代,马匹是稀缺物品,非常的珍贵 ,据西周青铜器记载 ,市场上一束丝加一匹马就可以换五个奴隶,还有,根据当时“千乘之国 ”的概念 ,说明春秋时的一个大国也不过就上千辆马车而已,可是齐桓公一口气就给了重耳二十辆马车,这几乎可以相当于现在二十辆劳斯莱斯了。齐桓公的大方着实让重耳他们高兴了好一阵子 ,连连感叹:“大国就是大国,真他妈不是盖的!”

  

  

  

  这是一个感伤的夜晚,微醺的重耳揭开了齐姜的盖头 ,映入他的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齐姜,这个齐国宗室中最美貌最迷人的尤物,终于落到重耳这个五十五岁的山西老头手里 。

  

  春秋的城市 ,临淄最是繁华;春秋的美女,齐女最是多情:她们最美丽,她们最温柔 ,她们最风流 ,她们最浪漫,她们对生活充满热情,她们对爱情充满向往 ,她们独立思考,她们敢爱敢恨,她们不是男人的附属品 ,她们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可以想见,当齐姜第一次看到眼前这个长相奇异的老头的时候 ,心里是多么的失望,多么的无奈。

  

  这个老头倒是长的还蛮帅,不过就算再帅 ,他也是个老头,跟自己从小向往的白马王子差远了。

  

  少女的梦想,在那一刻 ,彻底破灭 。

  

  重耳不是不想来个老牛吃嫩草 ,可是当他看到齐姜那失望的眼神,他犹豫了,他不想做别人不情愿的事 ,于是,他默默地走出了洞房,来到隔壁的房间 ,一个人睡下了。

  

  重耳是个君子,他不做小人做的事。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重耳和齐姜相敬如宾 ,出入俨然夫妇,其实根本没有做出一点越轨的事情 。可是,朝夕相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齐姜竟然慢慢的爱上了重耳。

  

  很奇怪吧,一个青春年少的风流女子 ,居然爱上了一个无权无势的糟老头 ,可是时间真的能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有的时候,历经磨砺的生活阅历和伟岸不俗的君子风度往往可以超越年龄的距离 ,产生独特的吸引力,爱情,是没有道理的。

  

  

  

  这是一个风光旖旎的夜晚 ,风情万种的齐姜解开如云的秀发,褪下飘逸的轻纱,悄悄钻进了重耳的被窝 ,用她那如火的肌肤紧紧地围绕着重耳久旷的躯体,深情地望着自己的夫君,眼神如梦似幻 。

  

  

  重耳感觉自己苍老的躯体似乎突然被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那个纠缠在自己怀抱里的娇躯和云绕在自己耳边的细喘让他的心脏狂跳,激动的差点窒息 。

  

  此时此刻,所有的言语都是多余的 ,原始的欲望淹没了重耳的世界 ,而这个在他身下承欢的女子,现在就是他的一切。

  转载请注明出自苍茫历史论坛 }

  

  

  

  

小宝霸主风流春秋时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最近发表